我要爆料

币圈无义战

作者:资讯 来源:数币网 2018-07-15 我要评论( )

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李笑来的“洗白”之路由此中断,整个区块链行业也同样被认为,受到了这场旷日持久的争执牵连,将迎来低潮和更为严格的监管。

  纷争由来已久,积怨也不是一时兴起。一方是布局多年秉持话语权的“教父”,一方是初入行业急于分羹的搅局者,当难以继续做大的蛋糕无法同时满足多个利益集团的胃口时,重新划分势力范围将是必然的结果。值得庆幸的是,当公众随着这场纷争日益趋近事实的时候,“币圈”才能一步步去伪存真回归理性。

  步步为营,书生变身一代“首富”

李笑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样子可能是那张曾经接受《人物》采访时拍摄的偏着头,以美元点烟的照片。在此之前,李笑来最广为人知的身份只是新东方一位对比特币有兴趣的英语老师。2013年5月纪录片《揭秘比特币》将李笑来推到了聚光灯下,在片中,李笑来声称自己比特币的持有量是六位数,至今这段话的真实性都未得到明确证实。但李笑来却借此迅速在方兴未艾的“币圈”中蹿红为领军人物,相继受到《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和《人物》的报道。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2016年李笑来进入内容付费领域。凭借比特币首富的名头,李笑来在得到APP上开设的《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专栏获得20余万付费订阅用户,在知乎上进行的“一小时建立终生受用的阅读操作系统”的Live有12万人参与。正如李笑来自己在2016年冬天的一场直播中说的那样,“最近的两年里,自己成功地学习了如何成为一个网红”。

  2017年比特币和区块链火起来,拥有“币圈”大佬和网红双重身份的李笑来,开始向区块链行业输出自己的影响力。他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区块链项目中,其中,EOS因其声名鹊起,短短数天时间募集到数十亿资金,让人瞠目结舌。

  近日,一段录音再次将李笑来推上风口浪尖。按照录音中人所述,关于区块链项目的获利套路的关键步骤之一,是区块链创始人至少得是个网红。早在2016年那个冬日就掌握了成为网红技能的李笑来,成为这个圈子里的顶尖人物。

  一路怼来,创业者欲成“币圈”新势力

  相比于李笑来这样的老江湖,陈伟星只能算上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剑客。

  2017年年尾,疯狂的资本让“币圈”名声大噪,春节期间大火的微信群“3点钟无眠区块链”一时群英荟萃,星光烁烁。进群的除了浸润“币圈”多年的李笑来等前辈,一批创业者、媒体人、娱乐圈人士也抑制不住对区块链的好奇和追赶风口的焦虑,纷纷入局。这当中,许久不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泛城资本董事长、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格外活跃,通过不断地挑战原有权威,让自己的知名度迅速得到了扩张。

2月24日,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朋友圈表示不进各种区块链相关的“3点钟群”,称“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否则晚节不保”。陈伟星则在“3点钟群”中站出来反问朱啸虎“这传统股权投资的割韭菜方法有比币圈高级吗?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泡沫,有全球的股市高吗?”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朱啸虎在自己投资的滴滴并购了陈伟星创办的快的打车之后又投资了映客、ofo、饿了么等知名项目,而陈伟星虽然从创业者转型为投资人,也投出了51信用卡等项目,却在量级上依然与前者相去甚远。二人的争执被普遍解读为新资本与传统资本的论战。作为新资本代表的陈伟星一朝成名。美图董事长蔡文胜称他“实在太率真可爱”。

  陈伟星这一轮代表在该群内引得多人点赞,陈在“币圈”一炮走红。

陈伟星还将矛头指向了同样涉足区块链的百合网联合创始人慕岩和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他接连提出质疑,称慕岩“白皮书硬拉各种大佬站台”,怼赵何娟“现在的记者不专业,不懂法律”云云。慕言在表示已经让律师取证起诉陈伟星之后退群;赵何娟则反唇相讥道“不要整天以为自己赚了几个钱,就真的是大佬了,地球都是你推动的了”。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屡屡树敌,却是不断以散户“正义”的言论发声,陈伟星一度被冠以“耿直Boy”的称号。直到今年5月,陈伟星携手原美团联合创始人杨俊共同推出“打车链”,“耿直boy”开始亲自下场竞技,笼罩在他身上的“正义”光环才开始有所衰退。致使他与李笑来的争执成为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口水战。

  新旧势力打架,牵出区块链乱象

  这场纷争以陈伟星炮轰EOS拉开帷幕。先前陈伟星只是旁敲侧击地暗讽 “一些币圈大佬割韭菜手段太恶心”,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陈伟星对于EOS的舆论打压越发明显。到6月7号,陈伟星开始公开挑战李笑来这位“币圈”大佬。

6月8日,陈伟星在朋友圈发文,质疑李笑来是“伪首富”,其区块链项目也存在透明度问题。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李笑来则在微博上回应称,“现在举证责任在陈伟星,不在我”(原微博现已删除)。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两人就“举证责任”争执几回合之后,李笑来在6月10日凌晨,转发钛媒体的报道《“陈伟星惊爆“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欠3万比特币且涉赌”》截图,并表示已将诽谤交律师处理。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6月13日,陈伟星发长文历数李笑来罪状,包括私吞私募资金,单方面延期偿还3万个比特币,涉赌等行为。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6月14日,李笑来发文《关于陈伟星一些言论的回应》一一回应,并称尽管陈伟星表示自己与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直接利益冲突,完全是价值观冲突,自己“现在却有点不确定”。

  接着,陈伟星继续在朋友圈回击和爆料,双方在微博上的往来暂歇时,6月28日,陈伟星在乌镇发布打车链,李笑来彼时尚未辞去合伙人职务的雄岸基金则针锋相对地宣布投资车享链。

  7月4日,李笑来录音爆出,陈伟星称李笑来“自证骗子本质”。李笑来则反手扔出骗银行、假合同、桃色事件、恶意蹭流量、收买媒体等重磅予以反击。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现身,推翻李笑来的爆料。

  双方的骂战,引来行业内站队: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老猫、暾澜投资董事长姚勇杰、ONO创始人徐可站李笑来;原本与参与硬币资本的易理华、楼霁月则站到了陈伟星一边。

  五年的时间里,与区块链有关的这个封闭而独立的圈子里形成了千丝万缕的利益瓜葛,李笑来俨然已经成为“币圈”的代言人之一。而陈伟星是借着区块链的热潮新入场的搅局者,这个野蛮生长的圈子里寻求增长的机会,将不断挑战传统资本和圈内大佬作为自己近身的阶梯,在利益裹挟之下,尝试撕开固有的圈子和层级。

  成王败寇,一场被众人围观的骂战中,谁倒下了,谁背后的项目也会连带受到波及。“币圈”的利益纠葛犬牙交错,站台的背后是名与利的交易,名愈盛,利愈厚。项目成,则名利双收;项目败,则划清界限,及时止损。这样稳赚不赔的买卖,自然乐此不疲。

在今年5月21日接受央视采访时,李笑来表示“99.99%的情况下我是被站台的”。此言一出,激起不断的怀疑声音,行业内流传开这样的总结。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事实上,除开EOS,李笑来也与此前号称云币网国际版的BigONE撇清了关系,在其微博和公众号上可见的为Press.One、CANDY等项目。

在去年9月4日央行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之后,李笑来依然在微博转发自己接受关于Press.One项目的采访,目前该项目仍在BigONE上交易。
一脚已经踏在岸上的李笑来,又被陈伟星拽到了水底。7月9日,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称由于与陈伟星的争执,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7月12日,陈伟星录音完整版曝光,李笑来被冠以“剪刀手”的称号,骂战并未休止。

  据其公众号设立的栏目介绍,CANDY“是不同的项目方将各自的糖果锁定到同一地址,并联合发行的一种空投代币,总量一万亿个。”

  而陈伟星近期一直为自己的打车链奔走,声称打车链是一个能真正落地的、改变生产关系的区块链技术应用。链塔《“打车链”VV Share白皮书评估报告》中称陈伟星的打车链项目违背经济学原理,可行性不明确。对此,陈伟星称链塔是骗子公司,且链塔对项目的评级是收费评级。乌镇发布白皮书之后,陈伟星在行业媒体中就“打车链”与进行了“三天三夜”的讨论,希望辨明自己的项目。

  当面临来自来自圈外的压力时,新老“网红”们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也许会结成暂时的联盟。但是这样的关系显然是脆弱的,在利益纠纷面前显得不堪一击。新兴资本日益不甘忍受“搅局者”的标签,无论是在互联网的圈子,还是区块链,流量为王,只有获得更多的流量,项目才有发展壮大的机会,然而李笑来等人依然牢牢把持着“币圈”的话语权,上位之路,难上加难。陈伟星选择了向李笑来直接开炮,借道义的制高点强行上位。

  不幸的是,陈伟星或许只想破开李笑来的霸主地位,却也摘掉了“币圈”脸上的遮羞布。知名投资人郑刚指责陈伟星:“到时候把行业搞没了,自己也进去了,有必要么?现在在座的哪一个能清清白白明明显显绝对遵守国家法律?”若真如李笑来录音中所描述的那样,建立在谎言和黑幕之上的区块链繁荣将难以持久,共同的利益或许会让这场纠纷草草收场,但是让“币圈”回归理性和法制之路才刚刚开始。

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笑来陈伟星币圈数字货币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仅为传递更多行业市场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如涉及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删稿。本站文章均不构成投资建议,请知悉!

网友点评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浏览记录清空